(三)

苏婧,“......”

知道母亲看不见自己,苏婧这才像个自由身,穿梭在房间的各个角落。

她轻松绕过母亲身旁,对着父亲的遗像三鞠躬。身子轻飘飘,正如那句“无事一身轻”。现在不仅没事,连命都暂时没有,是不是只有传说中的38克灵魂了?

苏婧像个刚出世的小孩,对新的世界处处充满好奇。

好奇过后却只剩下无聊,你想啊,你拥有了整个世界,但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,你说这有什么意思?而且她还无法触碰到任何实体,也就是说她只有空气和空间相伴。

吃不得、喝不得、坐不得还摸不得。所有的东西苏婧只能傻呆呆看着。突然一下子明白自己的处境,苏婧瘫倒在地。确定不是来找罪受的?

苏婧好不无聊,在家中四壁穿来穿去,有次不小心穿到隔壁小夫妻家中,就看见18禁画面。苏婧突然拿手捂住眼睛,大喊,“我什么都没看见!我现在就出去,抱歉抱歉!”

走到大门口,身后小夫妻像个没事人继续18禁。苏婧才意识到,自己好比是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,只不过刚刚看到的事直播,还是现场直播。

苏婧找了个舒适的位置,盘坐在地,继续看着现场直播。但是,画面越来越激烈。看得她面红耳赤,苏婧心虚着,时不时盯着四周,总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。

会不会自己在电视里?其实外面还有人在看着直播?就像“罗生门”?既然自己能从现在的世界穿到以前的世界,就不能否定没有人从未来世界回到现在这个点,平行空间不一样,到达的空间不一样,没准现在自己将手伸向前方,其实前方就站着一个人,只不过她触碰不到。

想到这,苏婧赶紧站起来,抛弃18禁,回到自个家。

大厅没见着母亲身影,去哪了?

她找到母亲时,母亲正抱着一个裱好的相框躺在床上,在她的房间里。

其实,苏婧是个特别注重隐私的人。上学那会自己经常写日记,一旦回家或是笔记本写完了,她就会到处找隐蔽的地方藏起来,她在防她爸爸。如果日记被人看了,她会觉得自己像是在街上裸奔,而且是在聚集她所有男神的街上。

但是父亲去世后,她没写过日记,因为她怕藏起来再也没人能帮她找到了。

房间是除日记本之外的第二隐私区,被人查看房间虽没类似到在街上裸奔的程度,但还是像穿着破旧睡衣,被各路男神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。

学心理学的都知道,从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一个人,更别说从一间房间了。

但这两个隐私区是以父亲为主,因为母亲至今连学堂都没进过,所以倒也无妨。以前就这两点经常与父亲吵起来,后来母亲知道苏婧的隐私区,她便很少在苏婧房间逗留太久。

为什么母亲躺在自己的床上?她经常这样吗?什么时候开始的?

苏婧找了位置坐了下来,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母亲脸上情绪。苏婧坐得快要睡着了,忽然听到手机铃声响起。

她一下子被惊醒,接着看到母亲坐了起来,她将相片放在床头柜上,整理好自己刚躺过的位置,然后像个没事人出了房门,还刻意在门口停留了几秒,像是在确定是否有遗漏的地方。

没说话,没情绪,就这么躺着?苏婧有点捉摸不透母亲这个行为。她走到母亲躺过的地方看看,又在四周转转。没什么不一样的,什么意思?

苏婧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,接着有人喊道,“我回来了”。

是她自己的声音,苏婧很是好奇,她出了房门就看见“自己”换鞋、扔包、挂外套,接着径直穿过她的身体进了房间,躺在床上、打开手机与人聊天。

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的?

母亲脸上带着微笑,倚在房门上,“今天怎么样?”

“自己”翻了个身,“就那样呗”。说话间也不忘跟朋友语音,“嗳,我跟你说今天发生了件特别好玩的事。就那谁、那个小王啊......”

苏婧大门处看着“自己”与母亲。突然发现这一天,母亲一个人在家除了对着父亲遗像说了两句,之后便是沉默不语,躺在床上。而此刻的母亲其实很想跟“自己”说说话,但“自己”却一直在与他人闲聊。尽管“自己”都是闲聊,净是说些有的没的,可母亲性格就是这样,觉得别人正在做的事、说的话一定有他自己的重要性。

母亲靠了一会又说,“你晚上有没有什么想吃的?”

“自己”翻了个身,背对着房门,“随便”。

母亲走进房门说,“那我做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?”

“自己”头也不回,直将手伸出来,连连摆手,“可以,可以。”

苏婧看着母亲回过身,走向厨房开始炒菜、做饭。而这期间她喊过“自己”很多次,“小靖,你过来看看味道怎么样”、“小靖,看看饭好了没有”、“小靖,糖醋排骨好了”、“小靖,可以开饭了,你把碗筷准备好。”

一直到饭桌上放满了母亲的杰作,饭也被她盛好,“自己”仍在床上没动弹一寸。最后还是母亲进房间喊了好几次,“自己”才不情不愿坐在饭桌前,一顿饭下来,“自己”跟母亲全程零交流,只顾着一个劲在倒腾的手机,一会打字,一会语音。

苏婧在想,自己一直都是如此么?

应该不会吧,自问还是个比较孝顺的孩子。记得以前学校放假回家,自己第一时间就是把流量数据关闭,之后在家好好陪着父母,虽说他们有时压根不需要自己陪,甚至有时连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但是苏婧还是愿意待在母亲身边,看着她做菜,待在父亲身边,陪他看自己一听就昏昏欲睡的新闻联播。

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不再做那些事了?

从父亲去世还是自己上班?

总之,苏婧知道自己变了,而且知道时已经很晚了。

好几天下来,苏婧很肯定“自己”状态的确如此。而她也摸清了母亲一天的流程:喊她起床、喊她吃饭、等她回来、等她吃饭。

不知道在这空间呆了多久,可能才两天可能是十天半月,总之看着母亲日复一日重复流程,自己日复一日埋头近乎零交流。苏婧有点厌倦,她想回去。

小东西知道苏婧的想法,它说,“不要急,快到了。”

苏婧想着快到了?什么快到了?

一如既往的,苏婧看着母亲所做的所有流程,看得她在旁边昏昏欲睡。最终挡不住瞌睡的降临,苏婧找了个舒适的角落,靠着便睡过去了。一觉醒来,苏婧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跳了几下。忽然发现周围好像太过安静,平日里母亲都会绕着屋内走来走去,嘴上喋喋不休。

怎么现在没有声音?苏婧眼皮跳得厉害,心里很慌,每间房都找了,愣是没看见母亲的身影。

苏婧快速穿过墙壁,往外跑去。

附近的公园、最近的地铁、常去的餐厅,包括偷偷给母亲送玫瑰花的王大爷家,能找的地方苏婧反反复复找了好几遍。有几次,苏婧看见人就上逮住,想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便看着被她拉住的人,从指尖穿过继续向前行。

她忘了自己来自未来,是个无法接触的人。

不对!还有一个地方!苏婧拿出手机,“六月初八”被大红印记圈出。多好的数字,却是她父亲的忌日。三年前的今天,一场车祸让三口之家,沦为两人相依为命。

“恭临墓园”,是她父亲安葬的地方。

苏婧刚进墓园,便见着熟悉的身影,一颗心终于放回去了。只是,母亲佝偻的身子慢慢向着墓碑倾斜,她头靠在墓碑上方,眼泪一滴一滴,从脸颊滑过滴落在碑上。

“小婧很好,我也很好。你好不好?最近梦里怎么不见你来找我?你得来看看我啊。最近我这个脑子啊,不怎么记事。上次买个菜忘了路,要不是小婧去找我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。我啊,怕是上了年纪咯!

可是我难受啊!我才多大年纪啊?我还没过半百呢,怎么就不中用了呢?!我还要等到小婧结婚呢,我还要帮她带孩子呢!我怎么就不中用了呢!

我想啊,等到真的不中用了,我就提前回去、回老家!小婧太忙,不能让她分心。你放心,我会带上你的。

但是,我走了,你也走了。小婧一个人在这会过得好吗?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吃饭,多孤单呐。以后她一个人可怎么办?”

所以说,那次她不是忘了路,不是记忆不好,而是早在几个月前,她已经有了老年痴呆的预兆?

这个世上最后一个、唯一一个最爱我的人,很快也要离开我了?

我的母亲,年纪未过半百的母亲,她要忘记我了。

苏婧朝着母亲走过去的时候,竟然不小心自己将自己给绊倒了。身子摔倒在地时,母亲像是听到了什么,回头看了眼苏婧所在地,眼睛瞬间睁大。

“小婧?”

苏婧微微一愣,忽然之间四周一片漆黑。她起身,发现前方有门形光亮,紧接着苏婧大步向着光亮走去,不一会儿她提上速度跑向远方。又是忽然之间,四周慢慢亮起,因为光亮有些刺眼,她抬起右手遮住双眼。

等右手移开时,她发现自己回到了照相馆。

她正坐在女子面前,手中仍旧是女子泡的茶,从杯中缓缓有热气冒出。苏婧手一松,杯子跌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破碎声。

“你睡了一觉,”女子笑了笑,“可那不是梦。你喝的是‘梦螺’,入梦的茶。你已经用了一次机会,还有两次。情绪波动太大会影响你身边的人,所以一定要小心,不能被里面的人发现。一旦被发现,你直接会被送回原来的时空。”

苏婧揉揉眉心,“是真的?刚刚......刚刚经历的是真的?”

女子笑了,“你已经有答案了,”她叹了口气,“两次机会 ,好好想清楚。”

“是真的!”苏婧突然抬起头,直视女子,“只要烧毁照片就能留在那?你确定?”

女子,“是,不骗你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苏婧自知不会有这么好的事落在自己身上。

女子摇摇头,“不要什么。”

苏婧盯着她看了许久,运气这么好也不见得有什么可高兴得,后又一想自己没钱没权的,她能要到什么?苏婧朝她笑了笑,说上几句话。

“抱歉,”苏婧,“打碎了你的杯子。”她一边说一边小心捡起地上的碎片。

“但是我得跟你坦白,”女子低眉看着苏婧,“无论你想怎么挽回,过去会发生的还是会发生,你改变不了未来。”

苏婧手微微一抖,“我有什么想改变的?”她笑了,“呵,我想做的你阻止不了。”她攥紧装进口袋的相片,然后起身将碎片放进垃圾桶,她推开门准备离开。

“你父亲的结局改变不了。即使救活了,将来的某天,你父亲也会以百倍的痛苦死去。

“暂时的幸福,终究会散。”

有血从苏婧手心渗出,她没有回头,声音却在颤抖。

“你错了。哪怕是一秒的幸福,在记忆力那也是永远。直到生命最后一刻。”

20 阅读 0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