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十二点钟,我很忙,正忙着哭,因为大夫说我要缝针:“因为撞到了头,可能会有脑震荡,我建议你们在急诊观察一夜。”

白峰一脸凝重地拿着单子缴费去了,剩我一个坐在加床上郁闷,广场舞害死人啊!就应该取缔了!

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怎么对付齐大芳,怎么才能单独见到赵维。

然后我突然想起来她在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广场舞,于是我就建立了诡异的脑回路:借着广场舞和齐大芳熟络下→齐大芳很高兴夸我跳得好→齐大芳邀请我去家里坐坐→顺利见到赵维。于是我打开pad开始搜索广场舞。

就因为看着还挺简单的,我在端着pad看了4个视频之后觉得自己领悟了真谛,然后跑到客厅,把pad插在电视上,妄想跟着跳。没想到看着是简单,但是真正跳起来不是这么回事,一个脚滑我就摔在了地上,头磕到了白峰放在电视下面的玻璃体重计,瞬间血崩……

因为这伤,白峰给我放了三天假,让我在家休息,还说他自己也不去公司了,就在家办公。我真是倒了血霉了!

“把吕兰的事交给别人吧。”白峰把水杯、pad、手机、遥控器放在沙发上我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,又开始给我洗脑。

“我不,都是那个齐大芳害我这样的,我管到底了!”我猛地站起来一阵晕又马上坐下了,白峰赶紧扶我坐下还没开口,电话就响了,有重要的客户找。

“我会好好呆着的。”我看着他一步三回头的上班去了,临走还叮嘱我躺好休息,其实我只是磕了头而已,又不是跟郝莎莎一样瘫在那里,他真是紧张过头了。

下午2点钟,我已经睡的睡不着了,只好百无聊赖地乱播电视,好无聊……

叮咚,我手机响起来,是吴黛。

黛黛:你干嘛呢?

晓晓喵:哼!还知道关心我吗?我都受伤了都不联系我!

黛黛:呃,出什么事了?

晓晓喵:摔倒磕到了。

黛黛:好可怜,那我去看你吧,一个小时之后到!

然后吴黛就带着一大包零食来看我了,这种时候还是她好。要是胡莉莉,一定会先开口嘲笑我三十分钟,简直是二度伤害。

“我怎么觉得你讲的这个老太太好熟悉呢。”吴黛把薯片咬的咔咔响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我把薯片抢过来吃。

“真的真的,这老太太是不是姓齐?住在XXX小区?”吴黛一拍脑门站起来。

“你也看过新闻?”我叼着薯片看她。

“就是她就是她!我妈就是那个小区的居委会主任啊!肯定是她,上次我妈还跟我哭诉无缘无故被人泼了一身屎!我说去报仇我妈死活拉着我,说那老太太不好惹。”吴黛恨不得跳脚蹦,当场就摸出手机来给她妈妈打电话。

挂了吴黛妈妈的电话之后,我深深的觉得,老太太岂止是厉害,简直是一方霸主。

之前介绍对象那事对齐大芳来说就是热热身,真正让她称霸社区,赢得战王称号的是她家楼下的那块绿地。

就在介绍对象之事后没两天,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齐大芳已经光速把楼下绿地里面的草全拔了并翻好了地。

“吕家婆婆,这个地方是绿地不能种菜的。”居委会主任笑眯眯的来劝。

“没事,我不嫌绿地土不好,回头种好了也送你吃。”齐大芳带着小铲子撒种,居委会主任碰了个软钉子。

“老太太,这里不允许种菜的。”主任拉来了城管大队的,城管说完就开始拔齐大芳的菜苗苗。

哗!

一勺不知道什么东西泼向城管大队。

“哎,老太太!”城管大队的喊了一声躲开了。

哗!

第二勺泼了城管队长一头一脸。

“哎呦,这是什么呀,臭死了!”居委会主任捂鼻子。

哗!

第三勺直接赏给了主任尝尝鲜。

“这是什么?哼哼,高级肥,老娘我的屎!”齐大芳举着勺子一边喊一边追杀敌人,居委会主任和城管落荒而逃,十里飘香。

“看来对这个齐大芳不来个狠的不行啊……”我脑海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一石二鸟的主意。

“你想怎么弄?”吴黛看着我。

“要想搞她,还得麻烦你妈妈帮我演出大戏。”我摸着下巴,看着吴黛,笑得特别奸诈。

 

在家歇了整整三天之后,我精神抖擞地跑去离吧找陈彬。

“给我弄一个烤箱!”我拍着吧台跟陈彬说。

“……你把吕兰的事搞好了,我给你弄一整体厨房都行。”陈彬抬了抬眉毛,手里依旧在擦杯子。

“就是吕兰的事情,我要一个烤箱!还有多人豪华全身体检。”我自己跑到吧台里面拿了瓶啤酒喝,“我告诉你这事紧密的关系着吕兰能不能离婚。”

周末的中午,商轶发来了信息叫我去吃火锅。为了头上的伤口,白峰已经做了一个礼拜的清粥小菜了,馋的我都要疯了,火锅这种好事肯定不能放过。

推开门的时候,我发现套房整个变了个样子,变得很像我原来租的小房子,满满一沙发的毛绒玩具,各种各样的堆在那里,有熊,有兔子,还有狗,统统是我喜欢的样子,坐在沙发上为首的就是那只录音熊,头顶的毛都快掉没了,也不知道被拍了多少次,真是不爱惜。

“亲爱的,我爱你。”

我伸手拍了拍熊头,它马上酸溜溜地说出话来。

“你到了?一会就可以吃了,马上就开锅。”听到声音商轶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。

“为什么你这个还没有坏啊?”我拎着熊耳朵。

“对人家好点好吗?”他把熊拿走抱在怀里,“这熊是我定制的,录音机选的都是最好的,怎么可能坏了。”

“可我的熊不会说话了。”

“下次带过来,我帮你修。”他突然靠过来抱住我。

“我饿了,什么时候可以吃?”我安安静静地趴在那里不动,这个怀抱……真很想念。

这顿火锅吃的真是满足的不能再满足,主要是商轶特制的调料太棒了,那是只有他能做出来的味道,用一点酒来和调料,其实我自己也在家里试过,啤酒太苦,白酒太辣,葡萄酒很难吃,始终搞不出那种味道。

酒足饭饱之后,我在沙发上抱着录音熊看他刷碗,看的眼睛都睁不开了,然后做了个美梦,我梦见自己睡在云朵里,那头录音熊变的好大好大,一直用手抚摸着我的背,软乎乎暖洋洋的好舒服,他说等事情解决了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

 

三天后,吕兰小区的信息栏出现了一个“厨神”大赛,在社区里面征集各种做饭好手参加比赛,主办方是居委会和离吧,奖品是一台烤箱+多人全身豪华体检,陈彬人模狗样地坐在那边收报名表,带着耳机还跟我小声嚷嚷。

“你靠谱不靠谱啊,吕兰那婆婆不出来怎么办?”陈彬对着领子说。

“别废话,想帮忙就听我的,你坐好了!”我对着麦克风指挥。

“方师,这样行吗?”阳阳和我坐在车里。

“必须行,有这等便宜齐大芳能不抢着上,我名字倒着写。”我死盯着车外。

“来了来了!”阳阳赶紧推推我,手都兴奋得抖了。

“哎!这是干嘛呢?”齐大芳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了报名处,旁边的老头老太太立马闪开一条道。

“阿阿姨,我们办办比赛。”陈彬明显被老太太的气场镇住了。

“陈彬!你结巴什么!淡定点!”我抢过麦克风说。

“哟!这就是奖品啊?”齐大芳摸着旁边摆着的烤箱就好像摸着唐僧肉一样。

“对,厨神大赛,阿姨来参加不?一看就知道阿姨肯定做是一手好饭,报个名?”陈彬在哆嗦了一阵后终于恢复了水平。

“是啊,吕家婆婆来报个名吧。”旁边一老太太提议。

“对对对,我上次路过,那个香啊!吕家婆婆可会烧菜。”又一老太太拍手。

“除了烤箱还给体检呢,你看见没?多人的,家里人能全去,免费的,他出钱!”一帮老太太指着陈彬。

紧接着,在众人拾柴火焰高中,齐大芳被高高地架在了厨神的地位上,一时半会儿是下不来了。

剩下的事情就十分顺利了。齐大芳高高兴兴的报了名,问好了时间地点就奔菜场了,她说要拿出绝活来比赛,必须得第一,嗯……你不是第一也不行,我绝对不答应。

今天就是比赛的日子,我安排陈彬和公司里面的两个助理去现场当评委去了,看着比赛开始的一切顺利,我就踏踏实实的回了公司写报告和预算,这些白峰肯定要来看的。

“把这次活动的预算拿给我看看。”白峰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桌前,敲了敲我的桌面。

你看,我说什么来着,比赛还没完呢,他就来了,我赶紧站起来把之前做好的方案双手递过去。

“这次算是给陈彬的人情,以后这样麻烦的案子,你还是要算一下得失再决定接不接。”白峰还真认认真真把方案都看完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总算过关了。我松了一口气,恭恭敬敬地双手接回方案,然后被白峰拉住不放。

他抬手捏捏我的脸,抱住我:“晚上你想吃什么?”

“糖醋排骨。”我顺从地靠在他肩膀。

 

11 阅读 0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