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好澡我出来去冰箱拿水果吃,路过白峰的身边,他正在做模型,这东西可麻烦了,一个配件一个配件打磨,差一点点都不行,我可没这个耐心,我更喜欢买一个组装好了的。

“对了,今天我下了几部电影在电脑里面,反正明天是周末不用早起,你可以看完再睡。”他抬头跟我说。

“万岁!”我关上冰箱门,跑去书房打开他的电脑看电影,这可真是开恩了,平时他跟管小孩一样,要求我每天晚上十点半必须睡觉,不困也要躺着,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反正我赚了,真好!

叮咚。

刚刚开机,一封您的邮件已阅读的回执弹了出来,我好奇的鼠标一点,看见一段莫名其妙的话:如果你不按约定办事,那就不要怪我,请保重,他到底在给谁发邮件?这种语气是他十分不高兴的时候才会出现的,我偷偷点到发件箱,那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,正在我想往回收站点去的时候,他突然喊我。

“晓晓,把小镊子拿给我,在厨房角落的工具箱里面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我跑去拿小镊子。

 

半夜2点钟,我看着白峰熟睡的脸开始思考白天的事情,到底为什么要发那样一封邮件呢?储物柜电话到底是谁,为什么那么像郝莎莎?难道他们还有联系?可是不应该啊,不当面打架就不错了……

“你还不睡?”白峰突然睁开了眼。

“睡不着。”我钻到他怀里。

 

因为失眠我睡醒一觉已经快十一点了,大好的周末就这么浪费了,翻身拿起手里就看见Allen发了好几个信息,问我下午要不要去逛街……大哥,你放过我好么……我决定就当做没看见,直接删除了。

当我打着哈欠走出卧室的时候,白峰正在做午饭。

“你昨天看完电影了吗?”白峰一边端菜一边问。

“还没,有几个没看呢。”我正在刷牙,含含糊糊地的说。

然后他破天荒地把电脑接到了电视上,说要一边吃饭一边陪我看,最近太阳从西边出来的?我站在阳台看,他平时很少在吃饭的时候看东西,我偶尔玩下手机也要被没收,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不过要是他喜欢上了边吃边看也好,多热闹。

那部电影叫《双食记》故事很简单,就是男方出轨,然后情人和老婆都知道了,于是开始做各种互克的菜给他吃,吃到最后给搞得就快死了。

其实拍的还不错,那些菜真好看,做为一个吃货来说真是赏心悦目啊,我一边看一边夹着咕咾肉和炒蘑菇,还盛了一碗牛肉羹。

等会……这菜……

我低头看过去,桌上的菜是挺丰盛的,但是怎么和电影里面这么像?我偷偷看着白峰,发现他面色如常,但是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冷冰冰的,他还是认出商轶了,一定是的,那么多年的朋友,不可能认不出来。再说,平时上班那么忙,他怎么可能有空下电影到电脑里,莫非这桌鸿门宴是特意做给我吃的……

“怎么了?”他停下筷子看着我。

“没事啊,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么多菜?”我试探着问。

“你不喜欢吗?”他对我笑。

“喜欢,真好吃。”我也赶快跟着笑。

在艰难的吃完午饭之后,我自告奋勇地去刷碗,然后在厨房颤抖地给商轶发信息。

你再敢在白峰的地盘上出现,我就死给你看!

为了让白峰尽快地把这事忘了,我整个周末都安安静静地陪在他身边,他看书我就端茶送水,看电视我就削水果,洗澡我去递毛巾,然后想尽办法让他把剩菜丢了重新做别的菜来吃,反正短时间内,我不想再看见什么咕咾肉,炒蘑菇,牛肉羹了……

 

周一刚一下班吴黛就打来了电话,说胡莉莉和陈彬在离吧打起来了,这俩货就是这么讨厌,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好好的分开,一天到晚各种找茬打架,不过这事完全是胡莉莉挑衅的。

我和白峰到离吧的时候,大战已经熄火了,陈彬和胡莉莉分别坐在酒吧的两个对角线上面运气,吴黛把我叫到一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

那就是星球大战,吴黛说。

当天晚上,胡莉莉拉着自己的新男朋友大摇大摆地跑到了离吧,甩出一叠钱,要求陈彬给她来点不一样的,开开心。

陈彬鼻子都气歪了,怒火攻心就真的来了点不一样,奉上了齐大芳版的糖醋里脊,还在糖醋里脊的基础上又发挥了发挥,创作出了一道独家私房菜——魔鬼汤,开开心心地给胡莉莉端了上去。

于是。

上一秒,胡莉莉把魔鬼汤吹了吹喂到了新男朋友嘴里。

下一秒,新男朋友就翻了白眼……

然后陈彬和胡莉莉就闹起来了,胡莉莉用九阴白骨爪挠的陈彬脸上好几道。

等我们到了才弄明白,其实整个事情是这样的。

在和新男朋友吃饭之前,胡莉莉去了洗手间,路过陈彬的柜台的时候叫他快送去饮料,慢点不给钱,陈彬摔了抹布气哼哼的就过去了,然后听到了新男朋友打算拍胡莉莉裸照给别人看,一生气就做了魔鬼汤放倒了新男朋友。

“不可能!”胡莉莉听了整个的过程后表示不信。

“我倒是觉得有可能啊,陈彬那人还是挺仗义的,你都气他多少回了,人家可什么都没说过,撑死了不理你。”吴黛喝着饮料说。

“就是,他无非就是不理你,要拿吃的毒死你,你早死了。”我板着胡莉莉的脸叫她看陈彬,“看给挠的,打人还不打脸呢,都花了。”

“你有创可贴吧?”胡莉莉开始翻我的包,然后朝陈彬走去。

胡莉莉最后还是给陈彬道了歉。

虽然别别扭扭的,不过还好,白峰和我一人说了他们一顿就回家了。

 

上午难得没什么事,我就无聊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哗哗下雨。

“方师,有人来咨询,我带到5号会客室了。”阳阳来敲我的门。

推开5号会议室,我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拿一张纸巾擦脸上的雨水,果然是她。

这人我不是第一次见了,上一次看见她是昨天,公司楼下的711,她在我前面付账,上上次是在公司门口的星巴克,她在我后面排队,上上上次是在公司门前的停车场,我等白峰取车。

“你好,我叫方晓。”我伸出手。

“我叫曾亚男,你应该已经见过我很多次了。”她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“是,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。”我坐下来,阳阳打开本子准备记录。

“我是不是挺丑的?”她突然发问。

“呃……没有吧。”这话问的,我能当着你面说丑么,你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哎,我瞥了阳阳一眼,她估计想法也是跟我一样的。

不过说起来,这个曾亚男真的是不漂亮,身体也并不出众,但是说丑我觉得有点过了,现在哪来的丑女人,稍微打扮打扮都会很漂亮的。

“我上个月刚刚领了结婚证,但是我总是觉得,我老公不是很想跟我结婚。”她拿出钱包里面有张男人的照片,看到这个照片我第一个反应就是,好漂亮的男人!比白峰还要漂亮得多!看看这个照片,我突然明白了曾亚男的顾虑,要我能找到这样的男人我也不踏实,我也困惑,他到底看上我什么了……

“你是不是因为快办婚礼了特别紧张?”我给她倒了一杯水。

“不,我就是不明白,为什么要跟我结婚,你看到了他这么漂亮的人,工作也好,大公司的高级理财规划师,前女友也是出类拔萃,漂亮的跟演员一样,可他就是非要跟我结婚。”

“这还不好,要是这个男人跟我说爱我爱的死去活来,我开心死了……”阳阳在我旁边嘟囔。

“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他的,他爸爸是我妈很多年的同事,小时候我们就在一个厂办幼儿园,然后一起上的小学初中,那个时候我一直在偷偷的暗恋他,每天放学就往我妈的厂子跑,不为了别的,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在厂里。男孩子么,总是贪玩点,就老找我借作业抄,我每次嘴上说着下次不借了,心里可高兴了,特意把字写的整整齐齐的就等他来借,后来到了高中我搬家了,厂子也倒闭了,就再没怎么见过他,后来我听说他在大学里面谈了女朋友,我当时难过死了……”曾亚男自顾自地说着。

“后来岁数大了也就算了,可我没想到相亲的时候居然又遇见他,而且跟做梦一样的,他跑来追求我,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我妈特别高兴,他爸也挺高兴的,就是他妈不太喜欢我,所以我就想办法讨他妈的欢心,每天下班就去他家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,后来我们就领了结婚证。”

“这样不是挺好的?你怎么会觉得他不太想跟你结婚?”我看着曾亚男幸福的发光的脸上慢慢暗了下来。

“怎么说呢,什么都是我自己筹备的,我找了婚庆公司,然后又出了钱拍婚纱,可他一直犹犹豫豫的,一会嫌弃办婚礼麻烦,一会嫌弃乱花钱……”曾亚男说着说着就开始难过,“我是真的想找个人结婚,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,为什么总不许我办呢?”

“别难过,别难过。”我抽出纸巾来给她擦,“可能就是婚前有点紧张吧,这样,我帮你联系个情感专家,你看看时间,带你老公来聊聊,我个人这边还是主要负责离婚分手的业务的,你还不到需要我的时候。”

“阳阳,带她去后勤部吧,找刘师好了,就说是我朋友。”我叫阳阳带着她出去了。

原来就是个婚前恐惧症,我想。

婚前恐惧啊……

也许我现在的表现就跟曾亚男的老公一样吧,我从玻璃窗看过去,白峰正拿这一堆单子打电话,他说要抓紧时间办一个订婚宴,从给我戒指的那天起就开始忙着定酒店。

23 阅读 0 评论